杰克宝

“试用期” 伽桑狄对笛卡尔的批判

心物二元论强调的是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是两个独立的相对实体,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

“试用期” 伽桑狄对笛卡尔的批判【“试用期” 伽桑狄对笛卡尔的批判】所提出的不过曾经也有跟我学习的家长问过我的积极行为和消极行为的比例并没有像你说的那么好,但是好像我家的孩子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叛逆好像他从来也不敢和我对着干,这是为什么呢?你们可能不知道叛逆呢它其实是存在另外一种特殊的类型,比如说你是一位足够强势的家长对不对?那么你的孩子呢,从小到大在高压的。

翻脸,但在人的问题上就无法解释了,人的身和心之间的关系并不符合心物二元论。

“试用期” 伽桑狄对笛卡尔的批判【“试用期” 伽桑狄对笛卡尔的批判】所提出的不过上升到更高一个层次可能就不一样了,如果你认为还应次的行为虽然有罪,但是呢,你表示同情,并且你愿意为他出庭辩护,请求减刑,即使呢你自己受到了连累也心甘情愿,或者你认为,法律本身允许老板不顾别人的死活,挣钱就是不对的,这个时候我认为你已经意识到了法律或者习俗仅仅是一种。“试用期” 伽桑狄对笛卡尔的批判

的基本思想,所以笛卡尔又提出了身心交感,说通过松果腺来解释这个理论的矛盾。

但实际上笛卡尔的理论给后世哲学家也留下了一个难题,如何在精神和物质彼此独立。

的情况下又能保持两者的协调统一,那么这两期节目我们将来重点介绍两位哲学。

甲甲申迪和马勒伯朗士对笛卡尔的反驳,从而给出自己对这个矛盾的解释。

从唯物主义去解释,而马勒布朗士则是从唯心主义去解释的,好首先我们来讲。

贾森迪对笛卡尔的批判,在哲学史上提这位哲学家就是以批判迪卡。

而著称的他是一个反笛卡尔者,在对笛卡尔沉思的诘难这本书里夹桑迪就详细。

对笛卡尔进行了批判,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对笛卡尔的普遍怀疑这个。

态度的批判家,桑迪说迪卡尔的怀疑一切是装腔作势,故弄玄虚,一个真诚的哲学家。

大家应该实事求是承认客观存在的物质世界,低开的态度首先就有问题,怎么能怀疑?一个客观存在的事件呢,假想敌说我就不相信了,你自己都怀疑你自己感受到的那些东西。

你能看到的你能感受到的这个客观世界,你都不相信这个态度不是一个好的态度,不太诚实。

一个哲学家应该有的态度,这就是第1点假想敌,首先是从态度层面对笛卡尔。

进行了批判,第2点就是对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进行了批判,解放军说。

似乎我在中的这个我到底是什么呢?在笛卡尔那里从思想本身的活动推出思想的存在。

我就是等同于思想,等同于精神,是不具有广延性的东西,贾方迪说,笛卡儿只是。

说了我是不具有广延性的,不是这不是那,但并没有说清楚我究竟是什么,你不能走。

从一个东西不是什么推出这个东西就是什么的结论吧,比如说,我们说苏格拉底不是一套。

头牛,你能从这个命题中得出苏格拉底是一位哲学家的结论吗?显然不冷,苏格拉底不是。

他还有可能是一只鸡呀,所以再加上迪,看来笛卡尔我思故我在中的我。

很有问题,这个我只是一个空壳而已,脱离了肉体的精神本身就是荒谬的一个不具有。

很年轻的东西更别谈独立存在了,因为假想敌是唯物主义者吗?第3点加桑迪对笛卡尔的天赋观念进行批判,贾桑迪认为我们所有的观念都是外来的。

通过感觉传达到理性,根本不存在什么天赋观念,我们所有的观念都是通过经验概括总结。

出来的包括上帝也是,那么这一点贾桑迪就会认为笛卡尔的天赋观念是不成立的。

第4点就是加仓的批判,笛卡尔对上帝存在的证明,加桑迪并没有公然否定上帝。

因为他是天主教的神父,他是承认上帝的指示,对于推导出上帝的过程,他对笛卡尔是批判。

上帝是怎么来的呢?并不是像笛卡尔所说的,有一个无限完满的东西才知道我们自身的不完满。

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我们首先认识到自己是不完满的,对现实中的东西的一种否定这种。

我买的东西玩漫画,最后得到一个完满的东西,这就是上帝,这样看来上帝这个概念。

人心中的上帝是人创造而来的,上帝使人通过对自身不完满的认识,不断的完满化的过程。

从中推导出来的一个概念罢了。

他清楚明白的真理标准进行了批判,你看你又没什么呢,一定要从清楚明白的观念出发。

通过演绎最后得出结论,贾桑迪就会认为,那这个清楚明白的标准是什么呢?每个人

清楚明白,这个定义是不同的,是相对而言的,对你来说是清楚明白,不见得对别人就是清楚明白的。

那么这样一来建立的标准本身就不清楚,明白了,第6点也是最后一点。

你来说一下,就是加桑迪对笛卡尔的身心交感说的批判,笛卡尔说声。

和心之间靠大脑中的一个器官松果腺来协调,这是加桑迪就开始质疑了,这个。

中国现本身是什么呢?松果腺是物质还是精神呢?如果松果现实物质是大脑中。

某一个物质它是有广延的,那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一个没有广延的心灵如何能够在一个。

有广延的松果腺里与有广延的物质发生联系呢,心灵是没有管严的,那么它如何能够。

居住在一个有广延的东西里面呢,就好比说心灵或者说精神,其实是不占地方的一个东西。

一个不占地方的东西,怎么能说他居住在松果腺里呢?你都不占地方了,谁去住啊?那么这个没有广延的东西,不占地方的东西,也就是心灵自然就不可能说居住大门。

一个场所了更不可能跟这个场所里的其他事物发生关联吗?好我们刚刚说的是如果松果。

有广延的情况,那如果松果腺没有广炎呢,如果松果腺没有管严。

就是说松果腺本身就不是物质就不占地方了,你都不占地方了,那上哪里去找到这个?兴国县的,他怎么能够成为身心交感的地方呢?这是松果腺没有广延的情况。

所以在家箱底看来松果腺无论是由管严还是没有管炎,哪种情况都是说不通的。

假上帝也正是通过对松果腺这个东西的质疑,达到对笛卡尔身心交感说的批判。

那么张迪怎么解决笛卡尔的这个问题呢?如何解决心物二元论? 和身心交感说之间的矛盾呢,卡桑迪的方法是唯物主义的,他把精神物质化了。

也就是说他认为心灵也是一种物质,他用的是古代原子论的观点去解决这个难题。

回忆一下之前原子论说了些什么,世界的本源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最小的微粒,那么。

精神也是一种更加精细的威力罢了,精神也是有庄严的,只不过这个广岩占据了空间。

非常小非常小,就如同威力一般,这样一来精神或者说心灵就没有独立实在性。

它只是物质的一种形态而已,真正的实体只有一个,那就是物质。

再加上弟这里世界就由笛卡尔那里的二元世界变为一个。

物质的世界,身体和心灵都归结为一个整体,就是物质,那这个是。

身心之间的互动关系也就消失了,想想看身和心是一体了也就取消了。

身心交感的问题,从而就解决了笛卡尔的那个难题,好我们再来总结一下。

其实假想敌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把精神物质化的精神还原为物质,走的是一条。

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的路线,把二元论还原为一元论,从而取消了身心交感的问题。

从而也就解决了笛卡尔遇到的那个矛盾了,假想敌是从唯物主义的角度解决问题的。

那这个时候唯心主义就不高兴了,比如唯心主义哲学家马勒伯朗士这时就跳出来,要从唯心主义的角度。

角度来解决迪卡尔的这个问题,刚刚我们说的是假桑迪把精神物质化,那么晚了不老实。

总是把物质精神化,它的具体做法是什么呢?下期节目我们重点去介绍一下。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一定要好好消化,感谢阅读,下期见。

为您推荐